探索绿富共赢的新时代“卖炭翁”

呼伦贝尔之窗 张学博 2019-07-10 18:12:00
浏览

  白居易笔下的“卖炭翁”,靠砍树烧炭卖炭养家糊口。如今,在库布其沙漠里,有家企业不仅不用砍树烧炭,反而靠种树也能卖“碳”挣钱,而它卖的不再是炭而是“碳汇”。

  走进鄂尔多斯市嘉烨生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碳汇林基地,放眼望去,无边的沙地长满了沙柳、花棒等多种灌木。去年冬天平过茬的沙柳,又顶出新的嫩枝,青绿的沙柳枝条随风摇曳。盛夏的库布其沙漠,迎接人们的是和风、绿树。没想到印象中咄咄逼人的狂躁沙漠,也能展现温婉随和的翩翩风度,令人始料未及。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没有人比居住在沙漠周边的农牧民更能体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近年来,绿色发展与生态建设已成为人们的共识。也正是出于对生态保护的深刻理解,鄂尔多斯市嘉烨生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更是把绿色发展作为首要发展思路,从2011年开始就着手碳汇林布局。截至目前,已造林10万多亩,将碳汇造林、荒漠治理、发展经济、脱贫致富、减排创汇等有效融为一体,实现了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经济效益的共赢。

  吹响进军沙漠冲锋号

  绿色是鄂尔多斯的底色,生态是鄂尔多斯的潜力。如何让天更蓝、地更绿,怎样保护和建设好生态,既是企业自身发展的需要,更是维护鄂尔多斯西部生态安全的重要课题。

  嘉烨生态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从成立之日起,始终把建设和保护生态环境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坚持打绿色牌、走特色路,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按照先易后难、逐步推进、因地制宜、适地适树的原则,把项目造林工作与产业发展相结合,全面推进生态建设。

  截至目前,公司已投入项目建设资金1.22亿元,在项目区内投资建成沙石道路77.3公里,深机井28眼,一管井7眼,多管井98眼等配套设施。2011年到2017年,公司种植适应本地区生长的各种树木近5万亩。2018年、2019年在基地实施了“蚂蚁森林”项目,造林近6万亩。几年间,绿化荒漠10万多亩,在昔日不毛之地库布其沙漠中形成一片生态绿洲。

  嘉烨生态公司碳汇林基地位于杭锦旗呼和木独镇和伊克乌苏苏木境内,20世纪80年代,这里风沙肆虐,草原沦为“死亡之海”。许多散居在沙窝窝里的牧民,面对因草场沙化而无处可牧的窘境,被迫改变了沿袭多年的生活方式,背井离乡外出打工。

  2011年,嘉烨生态公司在杭锦旗库布其沙漠承包了20万亩沙地用于碳汇林建设,承包期50年。“我从小生长在这里,每到春天这里三、五天就会刮一次沙尘暴,交通也不方便,骑摩托车走好几个小时才到镇里,买上东西再往回走还得几个小时。放牧也很难,早上出去晚上才能回来,都是在风沙中放牧。好多牧民都离家出去打工做买卖了。”今年50岁的阿拉腾其劳是呼和木独镇查汗淖尔嘎查的牧民,说起曾经的环境带来的不便,他记忆犹新。

  阿拉腾其劳全家4口人,现在养着60头牛,去年卖了40多头,收入10万元左右,草场林权补贴每年8万元左右,再加上嘉烨公司每年给的补贴24000元,现在每年收入20万元左右。与原来相比,生活和生态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和阿拉腾其劳一样,该嘎查36户农牧民144人人均年增收6000元。

  嘉烨生态公司的碳汇林项目,在有效吸附二氧化碳的同时,也为鄂尔多斯西部搭建起了绿色生态屏障。经过几年的建设,项目区植被覆盖度由原来的不足10%提高到现在的75%以上。

  “除了改变脆弱的生态外,项目最大的亮点还在于实现精准扶贫。”嘉烨生态公司创始人赵永明介绍,项目周边的农牧民可以通过草牧场流转享受相应的分红,每人每年6000元。此外,公司在2011年一次性支付当地农牧民草牧场首年和后五年的土地流转费530万元。

  沙化治理换新颜

  库布其,蒙古语意为“弓上的弦”。奔腾不息的黄河似弓,横亘东西、绵延360多公里的沙漠如弦。库布其沙漠面积约1.86万平方公里,是离北京最近的沙漠,直线距离仅有800公里左右。这里曾经生态恶化,寸草不生,沙尘肆虐,被称为“悬在首都上空的一盆沙”。

  接连几场大雨过后,库布其沙漠腹地蓄出大大小小的水洼,水中耸立的株株灌木看似水草一般,不时还有飞鸟掠过。

  “这个成果来之不易。刚来的时候,我们施工队几十号人,每天早晨带着干馍馍和一瓶水就出发了,一干就是一天。到了晚上,眼睛、耳朵、鞋里面全是沙子。”嘉烨生态公司碳汇林基地绿化队队长岳勇说,“除了辛苦,在沙漠腹地植树还时常伴有危险。项目区手机没有信号,对讲机的工作范围也只有5公里,如果在沙漠中迷了路,十分危险。”

  在沙漠中种树并不容易。然而经年累月打拼在大漠中的人们,最不缺的就是直面挑战的智慧和勇气。

  他们创新种植方法,利用“微创种植法”,先在沙漠中打井,铺设供水管带,再用1米长的“水锹”在沙地中冲出一个孔洞,迅速在孔洞中插入沙柳枝条,10秒钟左右就可以种植一株。指着旁边一株萌出绿色嫩芽的沙柳,岳勇告诉记者,这是他们今年4月栽种的,现已基本成活。根据过往经验,用气流法种植的沙柳成活率可达85%。没有成活的,他们将进行补植,直到全部成活为止。

  “生态修复、荒漠治理的最终目的是通过改变环境,让更多的农牧民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园,过上富足的生活。当看到流动沙丘固定下来,绿色沙柳慢慢长了起来,农牧民保护生态的意识也明显增强,偷牧、放牧的现象明显减少,我们所有的付出都化为欣慰。”赵永明说。

  碳汇林,是通过实施造林再造林和森林管理、减少毁林等活动,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并与碳汇交易结合的过程、活动或机制。开发林业碳汇,利用森林的碳汇功能减排,已成为国际社会公认的最有效最经济的减排途径,也是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有效途径。

  据了解,嘉烨生态公司于2011年6月7日加入了“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是鄂尔多斯地区首家参与碳补偿、消除碳足迹的碳汇林企业。目前,公司已成为“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会员单位,并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先后被杭锦旗林业局评为“非公有制造林先进单位”和“造林绿化先进企业”,被杭锦旗工商联评为“工商联副主席单位”,被市旗两级政府评为“农牧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2014年12月被自治区人民政府评为“林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

  公司在生态建设的同时,不忘回馈社会、回报家乡。先后为呼和木独镇新建幼儿园捐赠200万元,为杭锦旗妇幼保健所更新医疗器械、设备捐赠30万元,杭锦旗龙子心小学“嘉烨杯”六一儿童节赞助5.7万元,为农牧民祭祀敖包等活动捐赠8万多元,为杭锦旗团委组织青少年手工艺作品创意大赛赞助1.5万元等。

  “蚂蚁森林”项目助推库布其添枝增绿

  越野车在沙漠里一路颠簸前行,两侧沙坡上,树苗随风轻曳,远处起伏的沙丘层层叠叠,浪花般绽开。前行不久,沙丘消失,视线豁然开朗,两边是被沙柳、花棒等植物覆盖着的沙地,横竖整齐,深深浅浅地延伸到目光尽头。间或点缀着如镜面一般大小不一的湖泊,引人遐想。

  “真没想到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以前这里是一分绿九分黄,现在是九分绿一分黄。”在嘉烨生态基地“蚂蚁森林”项目区,曾任杭锦旗伊克乌苏苏木长、现任杭锦旗委党校校长的杨勇发出由衷感慨。这片沙漠他是再熟悉不过了,“这里曾经是连片的明沙丘。”

  2018年3月,“蚂蚁森林”公益合作伙伴中国绿化基金会一行就“蚂蚁森林”公益项目春季造林情况到杭锦旗进行调研,并与多家生态建设企业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嘉烨生态公司作为“蚂蚁森林”生态合作伙伴之一,负责在基地线下执行造林,依靠互联网提速进行创新,探索、尝试新的生态环保方式,在推动互联网公益项目与荒漠化治理业务相结合的同时,创新用户体验,激发更多人从点滴做起,参与生态环境建设,助力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据介绍,“蚂蚁森林”公益造林项目是一个植树造林的新型模式,支付宝用户通过步行替代开车,在线缴纳水电、通讯费以及网络购票等低碳行为获取虚拟的“绿色能量”,进而在“蚂蚁森林”产品端领取虚拟树。与之相对应,蚂蚁金服集团同步捐赠资金在荒漠化地区种下一棵棵真实的树。“你节碳,我植树”,这是蚂蚁金服集团实施的一项重大社会公益项目,通过引导公众绿色出行,倡导低碳生活方式实现减少碳排放目的,并借助“蚂蚁森林”4亿多网民的影响,推动森林碳汇的理念深入人心。目前,“蚂蚁森林”已成为社会关注度极高、敏感度极强的热点项目。

  2018年4月,“蚂蚁森林”项目在嘉烨生态项目基地开工建设,主要在库布其沙漠种植梭梭、沙柳、花棒等灌木,当年种植梭梭200万穴、沙柳140万穴,3万亩荒漠得到绿化。今年,种植沙柳200万穴,花棒100万穴。两年治理荒漠近6万亩。

  赵永明认为,发展碳汇林项目,需要有长远的眼光。目前嘉烨碳汇林工程已经初具规模,生态环境也得到了明显改善。

  “按5万亩沙柳林计算,每3年平一次茬,生长稳定后每年为生物质发电提供约6万吨燃料;5万亩成活的梭梭植株根部可人工接种肉苁蓉等名贵药材1169万株;到2031年,基地碳汇林净碳汇量预计超过11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未来,国内碳交易市场成熟后,有望借助市场机制,通过碳汇交易获取收益。在项目建设和发展中,公司将建成各种野生蔬菜、优质牧草基地,利用当地独特的民俗文化优势,积极发展旅游产业,争取打造集碳汇林建设、沙漠生态产业发展、沙漠旅游观光的绿色基地。”

  “蚂蚁森林”项目的实施,不仅加快了库布其沙漠的治理速度,而且对于提高沙区的植被覆盖度、改善生态环境、防止水土流失,以及生态扶贫和改善当地农牧民生活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据了解,我国已有上海、深圳、北京等7家碳汇交易所,碳汇林产生的碳汇增量可进入任何一家交易所挂牌交易。国家已着手制定自愿减排市场交易的相关政策。专家预测,即将出台的政策,可能要对排碳企业实行排碳额限制,即限定企业每年的碳排放量,超定额则必须购买碳汇。

  碳汇将变成“紧俏货”。新时代的“卖炭翁”不愁碳汇卖不出去。(《鄂尔多斯日报》记者 张旭 王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