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个新职业公布:从业者对前景的展望有喜有悲

呼伦贝尔之窗 王波 2019-04-30 09:08:28
浏览

  来,和新身份领个“证”

  从事数字化办公管理工作的第五年,黄祖胜的职业终于被“官宣”了。

  今年4月,人社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统计局发布了13个新职业,其中包括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物联网工程技术人员、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云计算工程技术人员、数字化管理师、建筑信息模型技术员、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无人机驾驶员、农业经理人、物联网安装调试员、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工业机器人系统运维员。

  过去,黄祖胜无法给自己从事的工作下个准确定义,今后,他将顶着“数字化管理师”这个头衔在职场打拼。  

  近年来,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开辟出了许多新行业,而大批对“新领域”敏感的年轻人,早已投身这片蓝海中。

  幕后的“操盘手”

  黄祖胜“跳”进数字化管理这片“蓝海”是在原来的公司解散以后。

  2013年,27岁的他进入了一家电商公司,但一年后,公司解散了,他开始思考如何做好公司管理。

  “这不是件小事”,过去的从业经历让黄祖胜明白,数字化管理是门大学问,“听着很空,但做好了能帮助企业‘起死回生’。”

  他开始自学OA系统(办公自动化系统)和其他的数字化办公软件,后来又接触了钉钉这类移动办公软件,这些所学慢慢变成积累,把他一步步推向“数字化管理”这个领域。

  按照国家对这一职业的解释,数字化管理师是使用数字化智能移动办公平台,进行企业或组织的人员架构搭建、运营流程维护、工作流协同、大数据决策分析、上下游在线化连接,实现企业经营管理在线化、数字化的人员。

  2015年,偶然间,黄祖胜帮助一个售卖厨具的家族式企业进行数字化办公改造。起初,他发现这家企业的老板连有的部门有几个人都不知道,更不清楚店里一天有多少客人。

  后来,他用了四个月的时间把企业的日常业务、人事考核、审批等流程“搬”到移动办公软件上。这个过程并不简单,向企业各部门推行办公系统的过程本身就很有挑战性。

  这也成了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至此,黄祖胜开始进驻不同企业,进行数字化办公改造。几年下来,他已经帮助义乌十几家企业进行了办公流程的数字化转型,其中,一家公司一年内扭亏为盈,黄祖胜的年薪也从7万元提升到25万元,一年里拿到40多个offer。

  读大二年那年,郑国强就笃定,无人机是他的未来。

  郑国强大学时学的是媒体专业,一毕业,他就和朋友成立了一家无人机拍摄公司。后来,他进入《航拍中国》纪录片拍摄组,成为拍摄中国大地的一名“无人机驾驶员”。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别人眼里的无人机“飞手”,对于“驾驶员”这个称呼,他和同事们目前还不太适应。

  同事李泽豪在一旁用电脑做日常测试,桌上一架只有巴掌大的无人机是他用一天就组装完成的。这不是他第一个“作品”,2012年,他就动手制作出直径1.2米、飞行高度达500米的无人机。

  在摄影师眼里,相机是他们的“老婆”,而无人机则是李泽豪的“孩子”,“它或许不是最先进的,但是独一无二的。”

  在他们的办公室里,摆着大大小小的航模。工作室的门推开时,第一眼就能看见一台“站”在桌子上的巨型无人机,那是他们拍摄组的“宝贝”——美国SHOTOVER公司在全亚洲销售的第一台电影级航拍无人机。

  张晶已经有十年的无人机“驾龄”,刚开始迷上无人机时,根本想不到,飞无人机以后还能变成一个固定“职业”。

  无人机的魅力到底有多大?它在高空中向下的俯摄技能,让操作它的普通人也能开启“上帝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