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用生命践行“四力”的央视女制片人周泉泉

呼伦贝尔之窗 汪恩民 2019-07-10 21:49:39
浏览

  镜头后的无悔一生——追记用生命践行“四力”的央视女制片人周泉泉

  新华社北京7月10日电 题:镜头后的无悔一生——追记用生命践行“四力”的央视女制片人周泉泉

  新华社记者高蕾、白瀛

  她擅长“讲故事”,23年的职业生涯里,从为女性维权到揭露可可西里盗金盗猎现象再到关注边关冷月的热血青年,她的作品总是真实不失温情;她最会“自讨苦吃”,告别家乡独自“北漂”,上高原、下海岛、横穿无人区,只为践行那始终不变的新闻理想。  

  她,就是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社会与法频道《夜线》栏目副制片人周泉泉。2019年6月6日,在广东珠海担杆岛海防一线进行《夜线》特别节目《热血边关》第三季前期采访的周泉泉被一块落石击中,永远停下了前行的脚步……

  “匆匆,太匆匆。”周泉泉发在微信朋友圈的那句感慨,成了她46年短暂平凡却多彩无悔的一生最好的注脚。

  那一份遽然终止的工作日志

  6月4日12时,参加频道例会后开始审片工作;

  14时,召开《夜线》栏目例会;

  ……

  23时45分,在办公室完成了全部审片工作后乘坐飞机前往珠海;

  6月5日4时,抵达住宿地,就寝;

  8时,乘船前往担杆岛,一路沟通节目筹备方案;

  17时40分,抵达担杆岛,召开采访筹备会,并工作至当日深夜;

  6月6日7时,早饭后勘察岛上各处适合拍摄的地点。

  这是周泉泉生前最后48小时的工作日志。6日12时许,周泉泉在前往担杆岛最后一处拍摄预选地——一个防风坑道勘察路上,被落石击中头部,虽经全力抢救,终因伤势过重因公殉职。

  在同事兼闺蜜李文娟的印象中,周泉泉永远如上紧了发条一般不知疲倦:“为了应对节目艰苦的拍摄环境,泉泉每天都跑5到10公里锻炼身体;她能骑着共享单车从东三环骑到怀柔。”但是6月7日开始,这个“永远在前进”的周泉泉,微信运动步数永远地停在了“0”上。

  距周泉泉殉职的地方不远,是七百多年前文天祥曾悲叹“零丁洋里叹零丁”的大海。但在和周泉泉共事十余年的《夜线》主持人张越看来,把生命留在边关的她一定不觉得孤苦“零丁”。“她倒在最有归属感的军营里,倒在她最爱的节目里。”张越说。

  “跟着泉泉出差肯定没好地儿”

  周泉泉父母都是军医,为了响应党支援三线建设的号召,举家从南京迁到青海。1973年,周泉泉在青海出生。1995年,周泉泉从南京大学毕业后进入央视,成为一名媒体人。

  从小在军营长大的她,一直向往部队生活。2017年,周泉泉和同事们开始策划制作《热血边关》,选拔来自不同高校的大学生,到边防哨所体验军旅生活。那时,周泉泉已是副制片人,但她仍然坚持像普通编导一样,从前期采访到节目录制都全程参与。

  为了让观众体会到边防战士的艰辛,节目组选择的拍摄地往往人迹罕至。“跟着泉泉出差,肯定没好地儿。”《热血边关》制片蔡郁说。

  节目第一季拍摄地西藏阿里,一些地方海拔超过5300米,含氧量仅相当于平原地区的20%至30%。用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阿里边境管理支队民警吴俊的话说,在这里正常呼吸都像负重四五十斤完成百米冲刺的感觉。高原反应让很多同事无法正常工作,周泉泉却隐瞒自己的不适,冲在最前面,“摄像倒了我就是摄像,编导扛不住了我就是编导。只要能把节目做好,我们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周泉泉这样鼓励同事们。

  对于年轻编导付伊铭来说,高原反应还不是最可怕的。节目组转战西藏墨脱时,正好遇上山体塌方,道路一边是悬崖峭壁,一边是湍急的雅鲁藏布江,最窄的地方不过二十多厘米。周泉泉总在队伍最后默默守护,确保无人掉队。

  付伊铭至今都不敢相信周泉泉殉职的事实。“那么多意外和困难我们都挺过来了,周老师怎么会突然走了呢?”

  好姐姐与“坏”妈妈

  在社会与法频道总监助理庞克眼中,周泉泉人如其名,“待人像泉水一样干净真诚”。